Akimoto Kumiko

知难而退是懦弱?还是懦弱?

真的还是不擅长太虚的东西,文科的理论什么的果然还是太难了,吭叱叱一晚上啥都没写出来。沮丧吗,当然了!
还是想做些纯粹的事情,像是学语言、做设计的感觉真的很爽。上学期被无数理论课折磨的体无完肤,疼的在地上打滚的时候还要看着别人衣着光鲜的大步奔跑,那滋味是要再来一遍吗?
许久不做设计,前几日被拉去做竞赛,突然发现自己一想到可以做设计了,心里居然痒痒的。人果然是有设定买的方向吧,可是还是有不得不面对的关卡,方向什么的,有的选的时候才有意义吧!
究竟是应该叫做智慧的知难而退呢,还是仅仅是弱小者逃避呢?好难好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