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moto Kumiko

成人之隙

      在所有的喧嚣浸于沉寂,意识游离于睡梦边缘时突然一阵杂乱的心跳,焕恍然睁开眼,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二十岁了。
      每个带零的数字生来就伴随着不凡的意义,相比于十八而言,二十少了些许妙曼,多了几分担当。只可惜在“渐”字中匀速穿梭的生活,从来不会在某个点发生什么突变。但既然是身处这样的一个所谓的分界点,总是需要点做什么,就当是来送别一下这走走停停的二十年时光吧。
      回头看看自己的几年时光,只能想到《言叶之庭》里女主的一句话,二十岁的我相比于十七岁似乎并没有什么长进。依然是每天都在说着不该说的话,做着不该做的事,竭力逃避着不想面对的东西,然后想着一些安慰自己的话,假装心安理得的睡去。如果睡着的自己,有像阿凡达一样的存在的话,不知道是会嘲笑自己的愚蠢呢还是会为虚度的时光感到深深的惋惜!
      十七岁的自己是多么奇妙的存在啊,虽然头顶一头蓬乱的黑毛但灵魂却比现在更要鲜活,整日叫嚣着冲冲冲,冲破平凡的壁垒,怎样怎样才不枉此生。现在的我究竟应该称她为不谙世事时的虚妄之谈,还是现金竭力想逃避的真实自我呢?
      某天偶然发现,每当自己冒出想要向生活妥协的念头时,上帝就会立马给我来一记当头棒喝。喝完酒,骂完人,发过疯,流完泪了才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走的太偏了才绊倒在了路缘。
      其实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想得到的得不到,而是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清楚。就像活在原始海洋里的鱼,一边羡慕着奋力跳上岸最终成为陆生动物的同类,一边又看着安于深海的同胞。其实陆生与水生原本就无所谓优劣,选择永远只和自己的心有关。
      不小心又东拉西扯的说了这么多,还是回归正题。如果说我在开启这扇成人之门时还缺少什么一把什么重要的钥匙的话,那它一定叫做勇气,面对似花似雾的未来、踌躇满志的过去和一筹莫展的现实。想到高中老师提醒我的一句话,尽力了是不是会成为不争取的借口呢?我想最难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用冠名堂皇的话欺骗自己的自己了吧!
      我究竟该怎样迎接这忽然到来的二十岁?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一个个的问题我无从答复,但至少不能再逃避了,就像真嗣不能逃避eva一样。世上之事没有一件是虚空而生的,人永远都要为他们想得到的一切不息的战斗着。这便是所有人不能逃避的宿命。
      而我却一直在逃避这样的规则。
      是时候敲响战争的鼓点了!并将随我一生,须臾不息!

评论(1)

热度(1)